是真的吗

忙裡偷閒苦中作樂


忙裡偷閒苦中作樂 *林美田

      人類是具有理性與情感的動物,惟有時候,理性控制不了情感,或感情受壓抑時,即形成情感的苦悶,於是產生了情緒,進而動意氣和鬧情緒。所謂情緒,即是情意纏綿,如絲之有緒可以抽之不盡。易言之,「情」是心情,「緒」是絲頭,合起來即是「情緒」或「心緒」。心裡有許多問題無法求得適當的解決和安排,猶如絲頭多端無法清理,正如李後主說的「剪不斷,理還亂。」之心情。「江淹賦」云:「聞寂以思,情緒留連。」因此,人之七情喜怒哀懼愛惡欲,乃是情緒產生之根源與交替表現。

      愚以為情緒受氣候影響外,與自身健康及生活環境有關,處身於現代繁複又忙碌的工業社會,由於遭遇不同,致世人的心境隨之而起各種變化,富於理智者能分析利弊得失,而不輕易使煩亂之情緒外洩,招致不良後果和反應,唯有意氣盛個性強者,動輒以情感用事,筆者常見有人摔杯子、撕衣裳、頓足、捶胸、怨天、呼地。若別人勸說幾句又瞪眼罵人,以求自我發洩與解脫,徒增別人的誤解與譏諷,實為不智之舉。

      人生數十寒暑,有順境,有逆境,處之順境自然稱心快意;處之逆境難免心浮氣躁,自感命運乖舛而心灰意懶。然情緒之形成發作,多於逆境中顯現,如昔時岳武穆「滿江紅」詞中就有「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雲和月」之句,此種感慨和憂憤,即是情緒之徹底表現,乃是忠臣義士之自我志節展示之一面。三國時,曹操的:「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,烈士暮年,壯心未己。」就有著自我情緒感傷的意味,也說明其豪心萬丈之抱負。至於明末吳三桂的:「衝冠一怒為紅顏。」乃是純粹意氣用事的惡劣敗壞情緒,充分顯露其自私自利與無德!

      情緒由外界的刺激與心理因素而產生,故應由健全心理穩定情緒著手,唯一良法,應從「容忍謙讓」四字做起,以知足常樂和逆來順受鍛鍊心性,使驕縱固執習性漸次改去,代之以寬宏的氣度與高潔情操堅定的意志,為獻身社會貢獻人群而竭盡智慧,作推己及人之善舉。此時胸襟自然如海闊天空,神氣自然如日月映照,更能窺察到這個充滿人生美好世界。

      一個有涵養有精神寄託者,對自己形成之不良情緒,自有消除排解之法,如一位文學家哲學家或宗教家,能將自己安排在一個和諧寧靜的境界中,藉詩文書畫道學經典抒情寄意,奉神靈為至高無上之主宰,因其心情靜如止水,神志凝而為一,以澹泊寧靜致遠的人生觀,追求完美生活理想為依歸,故早已超越世俗名利觀念和虛榮貪婪之自私行為,以樂觀和開朗的胸襟待人,其存在的是精神與靈魂的不朽,即所謂情緒已淨化生命已超昇。

      總之,我們不要忘了「忙裡」要「偷閒」,「苦中」要「作樂」,以提升生活情趣。譬如走路,不要老是匆匆忙忙地趕路,遇到路亭,不妨坐下來休息休息,領略一下路上風光,不論春夏秋冬皆有好景當前,如果說,春天太短暫,夏天太炎熱,秋天太肅殺,冬天太冰寒,豈不是大煞風景?佛家說:「心生則種種法生,心滅則種種法滅。」一切應作如是觀,即心境自是平和矣?

 

 
回選單